通博游戏官网下载通博游戏官网下载



主页 > 哲理散文 >「能吏」落马与官场染缸 >

「能吏」落马与官场染缸

「能吏」落马与官场染缸

北京「两会」结束迄今,中纪委祭出闪电刀法,至少伏下四虎。一方面足见高层反腐决心,另一方面也印证了「反腐形势依然严峻複杂」。

本轮反腐有一大观察点,即中共官媒也承认的,近期落马者「是『能吏』中的代表人物」。

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一汽董事长徐建一、中石油总经理廖永远、福建省副省长徐钢,再加上由地方纪委通报的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合而观之,无不是凭藉过人业绩、一步一步擢拔而上的官场精英。

其中,改革派「明星官员」仇和的落马,给舆论界投下了最大一颗震撼弹。内地网络上流传的《史记‧仇和列传》中记叙道,「履新三日,而有官员电话之布公,吏治整饬之新局。有小吏于会间假寐而面斥之,有女官奔走掉鞋而讥诮之……坊间谓之『仇和新政』,民心稍有所向焉。」

「然则恶政并善行一体」,以致成为父老切齿的「蛷大人」,则是列传中的后话了。

官场落马者中的「仇和现象」,早前也有其他版本,如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原铁道部长刘志军等,皆曾是内地官场中的佼佼者。

而这些昔日的能吏们,从组织部门考察时的「德才兼备」,最终堕至「德才失衡」的地步,在异化过程中到底有哪些内外因素,值得深思。

 重塑权力结构

庸者贪、能者腐,是否说明腐败业已成为内地官场酱缸中的一种「万能溶剂」,可以吞噬掉意志不坚的个体?这一危险迹象必须引起警惕。

要改变这种「染缸效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重塑权力结构。

所谓权力结构的改革,大概有两个维度。一是处理好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间分开、协调及相互制约的问题。二是理顺执政党与社会、政府与市场、政治与经济、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关係,把应当让渡出来的权力,逐步还权归位。可以说,这才是压缩权力寻租空间的正途。

在以上几种权力关係中,中央与地方的关係被讨论得较少,却也不容忽视。地方「能吏」中有不少仇和一样的政治强人,他们要在经济发展锦标赛中脱颖而出,除了GDP成绩,另外就主要看市政建设。虽然内地官场考评标準也在因时调整,但在实际工作中,经济类指标仍佔对官员考评的过半比重。

在实行了20多年的分税制体制下,地方的财权事权基本可以用「钱少事多」来概括,对于像城建这样少数能被上级和公众感知的为政亮点,官员们往往不遗余力,在监督机制不彰的情况下,这样政绩极易变异。

仇和落马后,其背后的开发商人被起底为「城建教父」。而之前在南京仕途折戟的「推土机市长」季建业,曾经是昆山「经济模式」造就的「明星」官员,对他的指控多数涉及项目开发。

官场「染缸」非一日而成,激浊扬清也要久久为功。在干部选拔任用制度改革上,在完善权力运行机制上,在扩大民众的监督权和决策参与权等方面,中共还有很多可为空间。

每一个「能吏」的落马都意味着巨大的社会成本。在公正与效率之间,在「廉」与「能」之间,应当找到一条平衡之法,让更多政治精英能够为国家和民众服务,使「善始敬终」成为官场的新常态。

哲理散文 560℃ 58评论
「能吏」落马与官场染缸

北京「两会」结束迄今,中纪委祭出闪电刀法,至少伏下四虎。一方面足见高层反腐决心,另一方面也印证了「反腐形势依然严峻複杂」。

本轮反腐有一大观察点,即中共官媒也承认的,近期落马者「是『能吏』中的代表人物」。

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一汽董事长徐建一、中石油总经理廖永远、福建省副省长徐钢,再加上由地方纪委通报的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合而观之,无不是凭藉过人业绩、一步一步擢拔而上的官场精英。

其中,改革派「明星官员」仇和的落马,给舆论界投下了最大一颗震撼弹。内地网络上流传的《史记‧仇和列传》中记叙道,「履新三日,而有官员电话之布公,吏治整饬之新局。有小吏于会间假寐而面斥之,有女官奔走掉鞋而讥诮之……坊间谓之『仇和新政』,民心稍有所向焉。」

「然则恶政并善行一体」,以致成为父老切齿的「蛷大人」,则是列传中的后话了。

官场落马者中的「仇和现象」,早前也有其他版本,如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原铁道部长刘志军等,皆曾是内地官场中的佼佼者。

而这些昔日的能吏们,从组织部门考察时的「德才兼备」,最终堕至「德才失衡」的地步,在异化过程中到底有哪些内外因素,值得深思。

 重塑权力结构

庸者贪、能者腐,是否说明腐败业已成为内地官场酱缸中的一种「万能溶剂」,可以吞噬掉意志不坚的个体?这一危险迹象必须引起警惕。

要改变这种「染缸效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重塑权力结构。

所谓权力结构的改革,大概有两个维度。一是处理好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间分开、协调及相互制约的问题。二是理顺执政党与社会、政府与市场、政治与经济、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关係,把应当让渡出来的权力,逐步还权归位。可以说,这才是压缩权力寻租空间的正途。

在以上几种权力关係中,中央与地方的关係被讨论得较少,却也不容忽视。地方「能吏」中有不少仇和一样的政治强人,他们要在经济发展锦标赛中脱颖而出,除了GDP成绩,另外就主要看市政建设。虽然内地官场考评标準也在因时调整,但在实际工作中,经济类指标仍佔对官员考评的过半比重。

在实行了20多年的分税制体制下,地方的财权事权基本可以用「钱少事多」来概括,对于像城建这样少数能被上级和公众感知的为政亮点,官员们往往不遗余力,在监督机制不彰的情况下,这样政绩极易变异。

仇和落马后,其背后的开发商人被起底为「城建教父」。而之前在南京仕途折戟的「推土机市长」季建业,曾经是昆山「经济模式」造就的「明星」官员,对他的指控多数涉及项目开发。

官场「染缸」非一日而成,激浊扬清也要久久为功。在干部选拔任用制度改革上,在完善权力运行机制上,在扩大民众的监督权和决策参与权等方面,中共还有很多可为空间。

每一个「能吏」的落马都意味着巨大的社会成本。在公正与效率之间,在「廉」与「能」之间,应当找到一条平衡之法,让更多政治精英能够为国家和民众服务,使「善始敬终」成为官场的新常态。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