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博游戏官网下载通博游戏官网下载



主页 > 散文选刊 >「肚满肠肥」的法援律师 >

「肚满肠肥」的法援律师

「肚满肠肥」的法援律师

近期政府中频频有高官发表言论,说司法覆核被滥用阻碍政府施政。究竟司法覆核有没有被「滥用」这议题已经得到在法律界十分有份量的人士发声,本文不再详述。但发表该些滥用司法覆核指控的人士的其中一个说法是有份参与司法覆核的大律师一边撑滥用司法覆核,一边打司法覆核案件,收取法律援助支付的昂贵律师费。发表这些言论的政府发言人大放厥词之余却没有提供任何数据支持其说法,有幸大律师公会主席在本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中提出有关数据反驳有关的言论。首先大部份司法覆核案件均不涉及广泛的公众利益。由笔者所见,每年有很多的司法覆核案件也是牵涉地产发展商对政府机关,例如城规会,进行司法覆核挑战。又如有不少司法覆核的案件是牵涉专业人士对约束他们的专业机构所作的决定作出司法覆核申请。当然地产发展商及专业人士不用依靠法援来支付他们的诉讼费用。而在向法援申请协助的司法覆核案件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申请获得协助,金额佔法援开支百分之五。

但作为一个经常代表由法援提供协助的当事人的大律师,让我分享一些事实及经验好让各位也知道究竟法援律师是否有如某人所说的肚满肠肥。

就民事案件而言,不论案件是否由法援提供协助,大律师都会由事务律师代表当事人作出聘用。聘用时,事务律师会向大律师讲述案件所牵涉的工作,而大律师也会向事务律师提供每小时收费的金额。当法援署同意并指派大律师处理案件之后,大律师便如常开始工作。但是假如你以为大律师的时薪一经接受便可以无止境地「印银纸」便大错特错了。当大律师完成一个阶段的工作,向事务律师开出发票,事务律师再把发票转交法援署安排支付费用。但大律师一般只会收到大概一半的费用。至于余数,很多时只会到了案件完结后才有望收到。但是最后所得到的费用差不多必然少于发票开出的金额。因为法援署只会支付经评定或法援署认为假若经评定便会获准的金额。

不论案件最终是赢定输,法援署也必定和事务律师及大律师讨价还价。我们不是说法援署在工作开始之前和律师们讨价还价,而是在工作完成后,才和他们讨价还价。法援署是以他们认为「合理」的金额向律师们还价。到了这时后,律师们根本没有选择。工作已经完成,时间已花了,但是能否得到应得的报酬却只有天知道。就算与讼双方决定庭外和解,律师们能收到多少律师费也是未知之数。一般而言,讼费是由败诉的一方支付。在一件案件作出庭外和解之前,双方亦必定有讨论讼费的问题。假设有法援的一方的律师费是由对家所支付,法援律师也要等待双方就讼费金额作出一轮又一轮的交涉,直至双方有协议才有望收钱。而交涉的结果也几乎可以肯定付款一方不用支付对家的所有律师费。至于余数也不会由法援署支付。律师费的未支付余额也就这样的化为乌有。假若双方不能同意讼费金额,双方便要就讼费问题向法庭要求作出评定。同样地,经评定后支付讼费的一方也不用支付超出评定结果的讼费。在一般没有法援协助的案件,评定后未获对家支付的讼费都是由聘用律师的一方自行支付,但是法援案件中,要承受损失的就只有付出了时间及努力的律师们。笔者经常遇到的是,完成了工作,等候多年仍未付清的律师费最终只能打一个大折扣收取,甚至有些余数是不了了之。

再者,诉讼并不是一时三刻便可完成的事。大律师往往要等数以年计的时间才能有望从法援收到律师费。就算一件案件完结,律师们还要等法援署对律师们的发票进行评核,要求律师们提供各式各样的资料及记录来确认所报收的费用是否合理及必需。这样的来来回回可以轻易地用上月以继月的时间,而律师仍然不知可时才能得到工作的报酬,就笔者而言,有些在三、四年前便开始处理的案件到了今天还未收清尾数。至于近期接到的法援案件,亦不能奢望能在每月要支付自己的律师楼账单的限期前收到。

当然,有些人会说,诉讼是有钱人的玩意,只要看看「法」字便知道是有「水」才能「去。」可是一个只是有钱人才可以通过法律寻求公义的社会会是一个公平公义的法治社会吗?法律援助的必要是不容置疑的,但是有多少人又想过处理法援案件的律师也同样要为公义作出付出?当一些政府高官罔顾事实轻言指责法援律师为了自己的金钱利益处理法援案件时,他们不但是对这些律师作出侮辱,更反映出这些人的人格是多幺的可耻。

散文选刊 482℃ 40评论
「肚满肠肥」的法援律师

近期政府中频频有高官发表言论,说司法覆核被滥用阻碍政府施政。究竟司法覆核有没有被「滥用」这议题已经得到在法律界十分有份量的人士发声,本文不再详述。但发表该些滥用司法覆核指控的人士的其中一个说法是有份参与司法覆核的大律师一边撑滥用司法覆核,一边打司法覆核案件,收取法律援助支付的昂贵律师费。发表这些言论的政府发言人大放厥词之余却没有提供任何数据支持其说法,有幸大律师公会主席在本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中提出有关数据反驳有关的言论。首先大部份司法覆核案件均不涉及广泛的公众利益。由笔者所见,每年有很多的司法覆核案件也是牵涉地产发展商对政府机关,例如城规会,进行司法覆核挑战。又如有不少司法覆核的案件是牵涉专业人士对约束他们的专业机构所作的决定作出司法覆核申请。当然地产发展商及专业人士不用依靠法援来支付他们的诉讼费用。而在向法援申请协助的司法覆核案件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申请获得协助,金额佔法援开支百分之五。

但作为一个经常代表由法援提供协助的当事人的大律师,让我分享一些事实及经验好让各位也知道究竟法援律师是否有如某人所说的肚满肠肥。

就民事案件而言,不论案件是否由法援提供协助,大律师都会由事务律师代表当事人作出聘用。聘用时,事务律师会向大律师讲述案件所牵涉的工作,而大律师也会向事务律师提供每小时收费的金额。当法援署同意并指派大律师处理案件之后,大律师便如常开始工作。但是假如你以为大律师的时薪一经接受便可以无止境地「印银纸」便大错特错了。当大律师完成一个阶段的工作,向事务律师开出发票,事务律师再把发票转交法援署安排支付费用。但大律师一般只会收到大概一半的费用。至于余数,很多时只会到了案件完结后才有望收到。但是最后所得到的费用差不多必然少于发票开出的金额。因为法援署只会支付经评定或法援署认为假若经评定便会获准的金额。

不论案件最终是赢定输,法援署也必定和事务律师及大律师讨价还价。我们不是说法援署在工作开始之前和律师们讨价还价,而是在工作完成后,才和他们讨价还价。法援署是以他们认为「合理」的金额向律师们还价。到了这时后,律师们根本没有选择。工作已经完成,时间已花了,但是能否得到应得的报酬却只有天知道。就算与讼双方决定庭外和解,律师们能收到多少律师费也是未知之数。一般而言,讼费是由败诉的一方支付。在一件案件作出庭外和解之前,双方亦必定有讨论讼费的问题。假设有法援的一方的律师费是由对家所支付,法援律师也要等待双方就讼费金额作出一轮又一轮的交涉,直至双方有协议才有望收钱。而交涉的结果也几乎可以肯定付款一方不用支付对家的所有律师费。至于余数也不会由法援署支付。律师费的未支付余额也就这样的化为乌有。假若双方不能同意讼费金额,双方便要就讼费问题向法庭要求作出评定。同样地,经评定后支付讼费的一方也不用支付超出评定结果的讼费。在一般没有法援协助的案件,评定后未获对家支付的讼费都是由聘用律师的一方自行支付,但是法援案件中,要承受损失的就只有付出了时间及努力的律师们。笔者经常遇到的是,完成了工作,等候多年仍未付清的律师费最终只能打一个大折扣收取,甚至有些余数是不了了之。

再者,诉讼并不是一时三刻便可完成的事。大律师往往要等数以年计的时间才能有望从法援收到律师费。就算一件案件完结,律师们还要等法援署对律师们的发票进行评核,要求律师们提供各式各样的资料及记录来确认所报收的费用是否合理及必需。这样的来来回回可以轻易地用上月以继月的时间,而律师仍然不知可时才能得到工作的报酬,就笔者而言,有些在三、四年前便开始处理的案件到了今天还未收清尾数。至于近期接到的法援案件,亦不能奢望能在每月要支付自己的律师楼账单的限期前收到。

当然,有些人会说,诉讼是有钱人的玩意,只要看看「法」字便知道是有「水」才能「去。」可是一个只是有钱人才可以通过法律寻求公义的社会会是一个公平公义的法治社会吗?法律援助的必要是不容置疑的,但是有多少人又想过处理法援案件的律师也同样要为公义作出付出?当一些政府高官罔顾事实轻言指责法援律师为了自己的金钱利益处理法援案件时,他们不但是对这些律师作出侮辱,更反映出这些人的人格是多幺的可耻。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