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博游戏官网下载通博游戏官网下载



主页 > 散文选刊 >「股息税」就是「家用税」,公平吗? >

「股息税」就是「家用税」,公平吗?

最近某网媒提出香港应该开徵股息税,并以打工仔的薪金作例子,认为辛苦搵食要纳税,反观买收息股赚股息却分毫不用交税,是不公平云云。
 

「股息税」就是「家用税」,公平吗? 打工赚报酬与投资收股息,性质与风险大不同。(资料图片)

首先,打工是以劳(奴)力赚取报酬,投资收息股则是利用资本赚取稳定回报,两者性质完全不同,风险也有很大分别,前者在于付出气力和时间,但不一定得到应有报酬。后者付出的资金却有可能损失,所以两者根本不可以比较。究竟网媒是不明白这样简单的道理,还是故意煽动读者情绪,看来只有他们才知道。


然而,若果说到不公平,股息税才是真兇。不要忘记,股息是从企业的除税后盈余所派发,同一笔利润已经缴纳了所得税,然后又再被徵收股息税,公平吗?一个活生生例子,丈夫打工赚到的薪酬,当中一部分需要上缴妻子作家用,薪酬已经需要课薪俸税,按股息税向同一笔收入徵税的逻辑,家用也要课税!


再讲,假若香港真的开徵股息税,在公平原则下,没有理由不重新徵收利息税吧?两者都是资本性收益呀!说重徵,因为香港从1947年至1989年设有利息税,据闻当时相关税收贡献不多,加上大量离岸美元流向新加坡以避开利息税,造就当地成为亚洲美元中心,与香港力争亚洲金融中心地位,其后港府将其废除。


可以想像得到,企业赚了利润要课所得税,除税后利润又要徵股息税,将余下资金拿去再投资股票,赚到的股息又要徵股息税,将资金放在银行嘛?赚到的利息也要课利息税,此等税制改变,对香港投资市场的冲击将会如何,留待各位自行想想。


网媒说,政府大可推出扣减制度以解决双重徵税问题。可是,扣减后的税收必定大打折扣,对政府的财务贡献自然有限。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举,将税制化简为繁呢?更重要的是,香港税制奉行多年的大原则,就是同一笔收入不会重複课税。例如企业向员工支付薪酬,因为员工需要缴纳薪俸税,所以在计算企业的利得税时,相关员工薪酬开支可以用来扣减收入。又例如香港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签有双重课税协定,避免同一笔收入被重複徵税。好了,若果开徵股息税,意味此原则将被推翻,整个税制就要重新审视和改写,这是何等浩瀚的工程!


不要小觑税制,小小转变足以影响企业行为。就以上述的利息税为例,当年香港因此将亚洲美元中心拱手让人。再讲,开徵股息税必然降低股本融资的吸引力,投资者不愿买股票,企业自然不愿在港上市,香港还能成为全球集资额数一数二的市场吗?或许有人会说是危言耸听,英美不是也有股息税吗?对呀!就是因为他们有而我们没有,香港股市才变得吸引。若果香港也跟随开徵,人家何不回流英美?


此外,股息税必然令企业派息意欲大减,若然幸运遇到良心企业,或许将盈利用来回购股份,股东从中得益。可是良心企业不易找,最怕是企业将盈利拿去作无谓投资,又或者藉大股东之便,索性滥发管理人员薪酬以自肥,受损的还不是小股东?


综合而言,股息税有违公平原则,而且弊多于利,实在不宜在港推行。  
逢周五刊出

散文选刊 598℃ 12评论

最近某网媒提出香港应该开徵股息税,并以打工仔的薪金作例子,认为辛苦搵食要纳税,反观买收息股赚股息却分毫不用交税,是不公平云云。
 

「股息税」就是「家用税」,公平吗? 打工赚报酬与投资收股息,性质与风险大不同。(资料图片)

首先,打工是以劳(奴)力赚取报酬,投资收息股则是利用资本赚取稳定回报,两者性质完全不同,风险也有很大分别,前者在于付出气力和时间,但不一定得到应有报酬。后者付出的资金却有可能损失,所以两者根本不可以比较。究竟网媒是不明白这样简单的道理,还是故意煽动读者情绪,看来只有他们才知道。


然而,若果说到不公平,股息税才是真兇。不要忘记,股息是从企业的除税后盈余所派发,同一笔利润已经缴纳了所得税,然后又再被徵收股息税,公平吗?一个活生生例子,丈夫打工赚到的薪酬,当中一部分需要上缴妻子作家用,薪酬已经需要课薪俸税,按股息税向同一笔收入徵税的逻辑,家用也要课税!


再讲,假若香港真的开徵股息税,在公平原则下,没有理由不重新徵收利息税吧?两者都是资本性收益呀!说重徵,因为香港从1947年至1989年设有利息税,据闻当时相关税收贡献不多,加上大量离岸美元流向新加坡以避开利息税,造就当地成为亚洲美元中心,与香港力争亚洲金融中心地位,其后港府将其废除。


可以想像得到,企业赚了利润要课所得税,除税后利润又要徵股息税,将余下资金拿去再投资股票,赚到的股息又要徵股息税,将资金放在银行嘛?赚到的利息也要课利息税,此等税制改变,对香港投资市场的冲击将会如何,留待各位自行想想。


网媒说,政府大可推出扣减制度以解决双重徵税问题。可是,扣减后的税收必定大打折扣,对政府的财务贡献自然有限。既然如此,何必多此一举,将税制化简为繁呢?更重要的是,香港税制奉行多年的大原则,就是同一笔收入不会重複课税。例如企业向员工支付薪酬,因为员工需要缴纳薪俸税,所以在计算企业的利得税时,相关员工薪酬开支可以用来扣减收入。又例如香港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签有双重课税协定,避免同一笔收入被重複徵税。好了,若果开徵股息税,意味此原则将被推翻,整个税制就要重新审视和改写,这是何等浩瀚的工程!


不要小觑税制,小小转变足以影响企业行为。就以上述的利息税为例,当年香港因此将亚洲美元中心拱手让人。再讲,开徵股息税必然降低股本融资的吸引力,投资者不愿买股票,企业自然不愿在港上市,香港还能成为全球集资额数一数二的市场吗?或许有人会说是危言耸听,英美不是也有股息税吗?对呀!就是因为他们有而我们没有,香港股市才变得吸引。若果香港也跟随开徵,人家何不回流英美?


此外,股息税必然令企业派息意欲大减,若然幸运遇到良心企业,或许将盈利用来回购股份,股东从中得益。可是良心企业不易找,最怕是企业将盈利拿去作无谓投资,又或者藉大股东之便,索性滥发管理人员薪酬以自肥,受损的还不是小股东?


综合而言,股息税有违公平原则,而且弊多于利,实在不宜在港推行。  
逢周五刊出

热门产品